Charles.m

当僵尸会好吗?别中二病了。

要安利《我是僵尸》和《王男12》哈蛋!!!!我是看到 @RoyRing 的哈蛋同人《spy & zombie 》发现这个漫改美剧,女主萌逗萌逗的2333,还要安利哈蛋!蛋哈,蛋哈蛋!!!都可萌可逗了!!!(完了东北人属性曝光了)

lytata:

别看我好像安利了不少CW的剧,但其实我只是想安利DC和Vertigo而已。


这次想说说《iZombie》(我是僵尸)   真没收广告费【。】


先上张里面我相当喜欢的一个法医小哥照片儿~



本剧和原作漫画(漫画出自Vertigo)有相当大的出入,漫画女主是掘墓人,电视剧女主则是法医。一个重在为逝去之人完成心愿,一个则是为死去之人还以真相。


这是一篇偏红色的安利。


女主丽芙,是个天真可爱又很稳重的学霸医学院妹子,前途无量的同时又收获了真挚的爱情,即将于相恋多年的男友踏入礼堂。可是在婚前的一次外出聚会时,发生了僵尸大暴动。



还是深色发系的女主妹子,眼睛大大的很可爱,一看就是恋爱中的小女生。


有沟必火,必火!


在聚会的船上被感染到僵尸病毒的丽芙活了下来,她发现她一定要吃人脑才能保持人性而不会变成完整的丧尸。所以她放弃了做医生的大好前程,做了一名法医。


同时她也和前男友分了手,开始变得怪异乖张,头发也也逐渐变成白发,皮肤也没了血色。


    ←→     

一下就从普通美女变成了哥特美女【够。


总之就还是美女就对了,嗯 这个看脸的世界。


可,僵尸并不好当啊。


做了法医之后只能靠人脑维持人性的丽芙还尝试了加了点辣椒,证明了僵尸只能吃辣这一硬道理。(四川湖南欢迎你!)


在一间只有两个法医的办公室里,丽芙还是因为偷吃人脑虾仁面(喂)被有着中东气质的英国上司发现了。


就是我最开头放得那位白衬衫男子。




总之妹子的筷子用的相当顺手。



靠着吃人脑过活不说,还能短暂拥有被吃人的脑内技能和性格,比如绘画,圣母,军事能力等,女主越来越开挂,但是危险也慢慢逼近。


先来介绍下女主小伙伴们。



女主上司,英国人一枚,法医,游戏宅,僵尸爱好者,性格相当好,温和善解人意。知道女主是僵尸,积极的做着治愈突变僵尸的解药。





女主前男友,一个阳光帅哥。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女主离开自己。强烈的正义感促使他去调查越来越多的人口失踪案件,最终从一个傻白甜大个不断(作死)踏入他以前所不相信的世界,比如成为僵尸猎人打倒僵尸。





女主闺蜜,大大咧咧却很关心女主,是个美国好闺蜜,大概和法医上司互相喜欢中。但貌似还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发现女主身份了,她会原谅女主吗。





女主弟弟,开始没啥存在感,不过最后也是因为作死而作死了。





警察小哥,依靠女主能力破案,自己也很厉害但是因为牵扯太多不好解释。相信女主是灵媒,并不知道僵尸的存在,目测会成为神级队友。


队友派基本如此,虽然弟弟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队友,最多就是个作死。



然后是反派,虽然反派人数众多,但认真有在动脑子干坏事的只有一个。


 提示:这并不是吴镇宇 ◟(눈_눈)◞ 


美国吴镇宇(你够)也是因为当初在那条船上受到感染变成僵尸,但跟女主不同,他做僵尸后觉得更能赚钱了,所以就开起了连锁变僵尸卖人脑肉店(你没看错)。总之为了生意杀人无数,不择手段又不断隐瞒女主真相。




然后是神级插花,很多人当初就是为了他才选择观看这部剧的。(你们猜我呢?当然不可能包括我)



YEP,就是梅林传奇里的亚瑟。


小布呢,在第五集开始出场,第九集华丽落幕,怎么落幕的可以自己去一探究竟,这里就不剧透了,可惜他和女主真是蛮般配的,里面出场也可萌可萌了。


不过我也由衷希望看完他离开了的那集之后,不要把气撒在女主角身上。


虽然变成了僵尸,但她充其量也是个当毕业的学生妹罢了。年轻人就是要受到众多历练才能成长不是吗。加上小布档期也要走,导演也是硬插了剧情的。


所以喷女主的都呵呵哒。





女主和反派


女主和反派同时变成僵尸,但是反派真不愧是反派,完全不会想干正事的。


所以第一季就是女主在不断吃脑子解决案件的同时又不断和反派作斗争,所以单元剧中加了主线这样的模式,当然貌似CW的漫改基本都这个套路。



但别看变僵尸酷酷的,但真别想太多。。。那些酷是要付出只能吃脑子和辣的代价,并不能和世界众多其他美食相比。


提问:去哪能看这个电视剧呢?


回答: 虽然建议你们下载下来看,但偷懒的还是ACFUN在线吧。



本剧一季13集,短小精悍,不罗嗦,一口气能看多少集是多少集。


很多人就看了小布出来那几集后就对剧情破口大骂,真没必要理他们,因为他们也就是为了演员来看两眼,深刻观看剧情你会觉得是个可以追下去的剧的,尤其是第一季大结局,前男友的帅气值并不比小布差多少。


希望能让更多小伙伴喜欢这部女主萌萌哒的电视剧。



【Hartwin】惊情五百年(二)

Sampat:

求评论~

————————————————————

艾格西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绵长的梦,胸口的伤痛渐渐消失,他能听见骨骼归位肌肉拉纤生长,亦能听见百里之外屠宰场磨刀的声音。他能闻到远处传来的丝丝血腥味,以及鼻尖的花香伴着一缕好闻的香水气息,像有着泥土草地的金色森林,让他迫不及待想靠近。

“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会撑不过去,要知道很多人都是死于接受初拥的过程中的。”

耳边嗡嗡的声音散去,艾格西终于能准确地捕捉到那句近在咫尺的话,他缓缓睁开眼,看清楚了面前的人。

“我⋯⋯没死?”艾格西觉得自己有用不完的力量,身上被血打湿的衣服被换成酒红色的睡袍,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他甚至觉得自己能马上下床来个后空翻。

眼前的男人递给他一杯红酒,艾格西拒绝却无效,“相信我,你很快就会需要它的。”男人斜坐在离床不远的软椅上,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和西裤,看上去慵散又优雅:“我想,除非猎魔人找到你,否则你会一直活下去,直到厌烦自己无尽的生命。”

“——我叫哈利·哈特,你很幸运孩子,能够在弥留之际遇见一个Methuselah。”哈利对呆在床上一脸迷茫的艾格西说。

“一个什么?”艾格西皱着脸,努力去回想自己以前是否学过这个难念的单词,“猎魔人又是什么?”

“如你所见,我是一名血族——”哈利无视了艾格西瞬间变成o状的嘴,抿了一口红酒接着说:“而Methuselah则是血族里的一种称呼,嗯⋯⋯让我想想,我可能活了一千多年了,我的初拥能让你获得比其他低级血族更强大的力量,所以我说,你很幸运,孩子。”

“——而猎魔人嘛,只是一群没有脑子自诩正义的蠢蛋。”

艾格西在消化了几秒之后,一口饮尽红酒之后,慢慢合上嘴,喃喃地说:“可你的眼睛不是红色的⋯⋯”

哈利为这可爱的言论失笑,他眨了眨眼,在艾格西肉眼可见的速度中,那双焦糖色的双眼渐渐变成了鲜血般的殷红。“事实上,红色太招摇了不是吗?我更喜欢棕色。”话音刚落,眼睛又变回了艾格西初见时的颜色。

“还有什么问题吗?”哈利在心里给自己的耐心点了一个赞,一副儒雅老师的模样让艾格西放松了些。

艾格西摇头,然后又点头,“吸血鬼真的怕阳光和十字架吗?我的打猎工作只能在白天进行,而我妈妈又信上帝,虽然她酗酒,可家里还是有她以前的十字架的。”

哈利皱眉,他坐直了身子,疑惑地问眼前的大男孩:“你想回家?”

艾格西一脸诧异,“当然!我是说我有家人,我不回家去哪儿呢?而他们还等着我赚钱回去呢。”

“如果你担心他们的生计,我可以一次性支付他们大笔的钱财,让他们安度下半生。”哈利歪着头,乐意表现出自己的慷慨。

“问题不在这儿!”艾格西跳下床挤到哈利身边坐下,试图让他明白自己的意思,“我想和我的家人在一起,我知道我现在成了一个吸血鬼——”

“血族。”哈利纠正道。

艾格西顿了顿,点头:“好吧,我现在成了一个血族,我能够长生不老,可是我的妈妈和妹妹她们只有短短几十年的时间,我知道这对我们的生命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可正因为这样,我才需要在这短时间里好好陪伴她们。”

“但是艾格西,我有必要提醒你,你要怎么解释没有变老的容貌以及昼伏夜出的奇怪习惯?”哈利叹了口气,往沙发角挪了挪,离年轻人远了些,“我理解你对你家人的爱,可我还是必须警告你,如果你想要告诉你母亲真相,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做。”

艾格西有些心虚地瞥过眼神,他确实这么打算来着,难道血族还会读心?

“不是读心,虽然我可以这么做,但是你太好猜了,艾格西,你将什么都写在脸上,一目了然。”

“噢该死⋯⋯”艾格西低声骂着,然后看见了哈利不赞同的眼神,“好了我会注意少说脏话的。”

“哈利,我请求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想偷偷摸摸地只能在暗处关注我的家人,这太变态了。”

左手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打着,哈利看向艾格西,良久的沉默之后,说了今晚第二次“你很幸运艾格西。”

“——我虽然是个血族,可我也是有自己的家业的,我的生意遍布各个产业,所以如果在一个小镇开上一家百货商店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艾格西看着站起来的哈利,满脸恍惚,接着他看见自己的引导者走到窗边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哈利重新坐下,说:“你可以回家告诉你母亲,你获得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在百货商店里做店长,好处是每个月都有稳定而可观的进账,坏处是得住在店里,并经常出差。”

好一会儿艾格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仿佛飘在天上,脚下踩着云朵,“哇哦,我得到了一份工作?”

哈利为艾格西那永远抓不住重点的脑子默哀,点点头:“是的,你有了一份好工作,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教会你血族的一些生存技巧和禁忌。同时,作为永生的报答,你需要一直陪伴我,直到该隐的召唤来临。”

“唔⋯⋯听起来有点像卖身契?”艾格西撑着下巴,随即笑得和煦:“当然,你给了我重生的机会,在我母亲和妹妹离开之后,我会遵守诺言。”

哈利挑眉,为了艾格西的爽快,接着示意他站起来,走到书房。

“我想我需要提醒你,尽量少晒太阳,虽然阳光对于我们来说无伤性命,但会灼伤皮肤,有碍观瞻。”哈利从年代久远的书架上拿下一本硬壳古本,递给艾格西:“牢记这些,我并不希望没多久就得到你的死讯。”

“就像是产品说明书⋯⋯”艾格西瘪瘪嘴,接过那本书,看着封面上的“血族守则”,低声嘟囔:“⋯⋯更像了。”

“十字架最好别碰,不过对你来说十字架或许还起不了作用。”哈利在书丛中挑拣着,漫不经心地提醒艾格西,“只有残杀过生人的血族才会被十字架唤起心中的内疚和赎罪感,但你早晚会有那一天的,所以最好别碰。”

艾格西像是突然被警钟敲醒,一下子站起来有些激动地质问:“我必须喝人血吗?上帝啊,我可不愿意咬断别人的脖子!”

“第一,我们信奉该隐,所以下次祈祷的时候你应该换一个对象;第二,并非必须吸食活人的血,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过咬断别人脖子的经历了,毕竟那太不优雅,我在伦敦有一个储血室,足够你的日常所需。以及——”哈利转头看向艾格西,在他面前变出一块落地镜,遗憾地说:“你应该尽快适应自己的身份,你不再是人类了,艾格西。”

你不再是人类了。艾格西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了,他的身体没有温度,皮肤苍白,甚至连眼睛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他呲了呲牙,两颗虎牙意料中地尖利了些,但还算正常。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哈利,我觉得我很不好。”艾格西闭上眼不再去看镜子里的自己,哈利一挥手将镜子又变没了,“这种我是自己又不是自己的怀疑和失落,我⋯⋯我甚至想哭。”

哈利有些犹豫地走近艾格西,将手轻柔地放在他的肩膀上,“如果哭能让你感觉好点的话⋯⋯”下一秒,青年就闯入了哈利不设防的怀抱,将脸埋在他肩膀处,略低的体温却让艾格西感到温暖。

哈利僵硬地顿住,原本放在艾格西肩头的手尴尬地悬在空中,而艾格西整个人都镶进他怀里,严丝合缝。哈利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和别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了,两具冰冷的身体怎么能产生温暖的安慰感呢?

哈利终是叹了口气,拍了拍艾格西的背,为他顺着气,“我以为你已经过了哭泣的年龄了。”

“谁说哭还要选年龄的⋯⋯”虽然这么说,可艾格西还是适时止住了眼泪,离开哈利的怀抱,“谢谢你安慰我,哈利,我好多了。”

“嗯⋯⋯”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的哈利即使疑惑也不会表露出来,他如释重负地点头,说:“已经快早上了,我得去补一觉,要知道你可是昏睡了一天一夜。”

“那我做什么?”

哈利回头指了指三面墙的书架,微笑道:“看书。”

艾格西:⋯⋯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在哈利的百货商店开业之后,艾格西已经将所有的和血族有关的信息全都汲取了一遍,并铭记于心。

晚上八点,太阳完全下山之后,艾格西忐忑地站在自家门前,抬手摸了摸用粉底遮盖住的苍白皮肤,在门窗上确定自己的眼睛已经被哈利用魔法恢复成了绿色,这才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妈妈,我回来了。”

听见声音出来的米歇尔尖叫了一声,冲过去紧紧抱住还站在门口的儿子,“艾格西!我以为你出事了!我甚至去找了葛林杰探长报案!上帝啊,这一个月你去哪儿了!”

艾格西忍住眼泪搂住米歇尔,安慰地说:“妈妈,我在这儿,别担心,好吗?”

艾格西擦去米歇尔脸上的泪水,挤出一个笑容,“妈妈,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什么?”米歇尔吸了吸鼻子,还沉浸在儿子完好无损地回来了的激动里。

“我在山上救了一名先生,为了报答我,他请我做咱们小镇上那间新店的店长。”

米歇尔扔掉擦过眼泪的纸,惊讶地说:“你是说镇中心那个新开的百货公司?那间Kingsman?”

“没错!妈妈,我们就要走运了!”艾格西夸张地给了米歇尔一个颊吻,兴奋地说。

米歇尔怀疑地看着自己儿子,正寻思是不是该给他量一个体温,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很抱歉这个时候打扰您,我叫哈利·哈特,夫人,我是来找艾格西的⋯⋯啊,他在这里。”穿着精致的黑色双排西装,手上拿着一把雨伞的男人出现在米歇尔面前,他得体地笑了笑并说明了来意,接着径直走进了屋子。

“哈利!你怎么会来?”艾格西惊喜地站起身走到哈利面前,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喜悦。

哈利微微抬了音量,以便身后的米歇尔也能听见:“我怕你的母亲不会相信你救了我一命这种话,更不会相信我会把一家店交给你打理。”

“所以,这都是真的?”米歇尔心中的迷惑已经散去了大半,这样一位看上去是贵族的绅士总不会帮艾格西说谎的。

哈利仿佛才发现米歇尔已经走到他身边,一副被吓到却不失礼仪地点点头,“艾格西是个好孩子,他救了在山上远足的我,并照料我直到伤势好转,他值得这个工作,把店交给他我很放心。”

米歇尔这才完全相信了艾格西的话,在送走哈利之后,埋怨道:“一个月都不知道给我打一个电话,真是不让我省心。”

“妈妈,对不起。”艾格西抱住瘦小的母亲,心柔软地快化了,可随即一想,自己只能陪在米歇尔身边几十年,瞬间难过起来。

人总是贪心的,普通人尚且想要长生不老,何况真的遇见奇迹的艾格西?他甚至想将他的母亲和妹妹也变成吸血鬼,但那并不实际,擅自将她们拉入无穷的生命和无边的孤独中不是一个好主意,艾格西想。

还是以后再说吧⋯⋯


TBC